在《寶可夢Sleep》之前,任天堂已經在“睡眠”的路上走了5年

武里南联厉害吗:在《寶可夢Sleep》之前,任天堂已經在“睡眠”的路上走了5年

來源TGBUS原創作者褲褲2019-05-29

武里南联主场怎么去 www.wnbhdy.com.cn 這是一段充滿坎坷的道路。

在5月29日的寶可夢事業戰略發布會上,《寶可夢Sleep》引起了很多人的興趣,他的配套硬件“Pokémon GO plus+”在白天可以帶出門,和現實世界進行聯動,晚上則變成了監測睡眠質量的神器。另外,還讓“做寶可夢”成了一種新梗。

在《寶可夢Sleep》之前,任天堂已經在“睡眠”的路上走了5年

任天堂想改善人們的睡眠質量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趁著《寶可夢Sleep》的到來,我們就簡單梳理一下任天堂在這5年期間所作出的努力,而且,這也是一段充滿坎坷的道路。

“Quality Of Life”計劃

QOL計劃是任天堂在2014年10月的財報里提出的,當時的巖田聰社長已經曝出了健康狀況方面的問題,所以當時在外界有一種聲音認為,這項計劃和巖田聰個人的決議有很大關系。

在《寶可夢Sleep》之前,任天堂已經在“睡眠”的路上走了5年

QOL計劃本身涉獵較廣,它的第一彈主題“健康”就是與醫療設備商ResMed合作(國內叫瑞思邁),推出一款監測睡眠質量的枕邊追蹤器?;鏡腦砭褪峭ü⑸淶綺ɡ醇嗖庥沒г謁咂詡淶淖刺?。而為了把用戶的睡眠數據上傳,任天堂會投入專門的QOL服務器來支撐這個計劃。

我們可能對睡眠硬件不管興趣,而是對任天堂自家的游戲主機接入QOL服務器后,會產生什么樣的玩法而感興趣,這項計劃的第一個項目本來是要在2016年3月完全實施,但就在2015年7月,巖田聰社長因膽管腫瘤增生而逝世。

“聰哥”去世會對這項計劃產生怎樣的影響,或許臨危上任的君島達己可以給出一個大致的答案。在2016年3月的投資者問答中,君島達己在這個項目的最后期限里,如實說明了其無法完成的原因:

在《寶可夢Sleep》之前,任天堂已經在“睡眠”的路上走了5年

“另外,關于QOL (Quality of Life),因為我不確信睡眠和疲勞的主題已經進入了商品化階段,所以不打算在2016年3月期(作為商品)發售。另一方面,關于QOL這一領域,我認為還有能做的,所以我想繼續研究擴大這個領域的事業?!?/p>

在當時,各家媒體所傳達的意思各不相同,很多都是以“任天堂涉足智能健康領域失敗”,或者是“QOL計劃夭折”的味道來報道這個事情的。在創新中成功,就會在創新中跌倒,這個對于任天堂來說不足為奇,而且這件事很快就沒有人關心了,畢竟新的游戲和游戲機才是人們的關注點。

被雪藏的QOL專利

說來也巧,在2015年聰哥去世后沒幾天,NeoGAF論壇的一個用戶曝光了一份任天堂的新專利,而這個專利和QOL計劃直接相關,從下圖中可以看出,它很像是一個便攜設備插在了一個投影儀底座上,然后把圖像投射到室內天花板上。

在《寶可夢Sleep》之前,任天堂已經在“睡眠”的路上走了5年

根據專利描述文件來看,這個設備還是以收集傳感器信息來運作的,比如麥克風和攝像頭,在評估用戶睡眠時的狀態數據后,會把評估報告以一種便于理解的方式投射出來。

聯想上文君島達己所說的話,這個專利恐怕和其他未曝光的內容一樣,已經被任天堂雪藏,那么所謂的“擴大這個領域的事業”又究竟是什么呢?

《sleepio》的愚人節笑話

時間線來到2016年4月1日,這個“擴大領域事業”的說法在短短兩個月后就有了新的“進展”,當時任天堂的社交手機游戲《Miitomo》風頭正盛,而為了趕上這個熱度,有外媒報道,任天堂即將推出了另一款手機軟件《sleepio》。

在《寶可夢Sleep》之前,任天堂已經在“睡眠”的路上走了5年

根據報道指出,《sleepio》也是使用的Mii系列人物模型,不過它是一款追蹤用戶睡眠質量的APP,其基本用法為用戶填寫問卷,然后app會生成一個健康報告以及一個改善睡眠質量的周期計劃,不過這個新聞是4月1日報道的,所以.......

不過,這個改善睡眠質量的《sleepio》app是真實存在的。根據維基資料顯示,“sleepio”最早是由牛津大學和晝夜神經科學研究所的幾位專家以“認知行為治療(CBT)”為基礎,所研究出來的一套睡眠治療方案體系。在簡單P圖后,這個假新聞又把任天堂和“健康睡眠”之間的糾葛拉回了公眾的視野里。

在《寶可夢Sleep》之前,任天堂已經在“睡眠”的路上走了5年

被改動的企業章程

在假新聞過去后的一個月,任天堂的企業章程發生了一些變化,眼尖的人發現了一個重要信息,那就是“House of Mario(馬里奧樹屋)”的部門業務被改成了以探索醫療健康設備和軟件開發為主。

至于更改的原因,只有短短的一句“為商業的多樣化做準備”,并沒有透露具體的形式會如何,但至少,君島達己在QOL計劃的延續上做出了實質性的改變。

松下事件

時間線來到2018年6月,日經新聞發表了一篇長文,回顧了任天堂10年歷史以及新社長古川俊太郎的一些信息,其中一個細節和QOL計劃相關,那就是松下退出了QOL業務的合作研發。

在《寶可夢Sleep》之前,任天堂已經在“睡眠”的路上走了5年

這個細節很有意思,在公眾媒體多年的“詛咒”下,任天堂QOL計劃其實一直都沒有夭折,但另一方面它的前景依然堪憂,不過松下在撤出前也做出了一些進展,比如一直到2018年9月份,雙方的兩份QOL專利被曝光了出來。

這兩個專利非常相似,并且是在2018年2月提交的,也就是曝出松下退出前的一個月,簡單來說,這個專利類似于市面上的智能燈光控制設備,根據用戶的指令,可以自動變更燈光的色溫和亮度,并改善用戶的睡眠質量和疲勞度。

在《寶可夢Sleep》之前,任天堂已經在“睡眠”的路上走了5年

用“寶可夢Sleep”來實現

到了今天,任天堂的睡眠計劃終于撥云見日,讓《寶可夢Sleep》實現了QOL的第一個計劃,而這個計劃一走就是5年之久。

或許任天堂就是這樣,喜歡用游戲來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,這也讓人更加期待《寶可夢Sleep》正式上線的日子,看看它究竟能改變些什么。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