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玩巴士專訪索尼SIE上海負責人江口達雄&添田武人

国安武里南联:電玩巴士專訪索尼SIE上海負責人江口達雄&添田武人

來源TGBUS原創作者西四2019-09-09

武里南联主场怎么去 www.wnbhdy.com.cn “互動”是電子游戲的精髓,也是我們最重要的目標

2014年,操著一口帶著京腔普通話的添田武人,開始擔任索尼SCE中國戰略部部長,統籌PlayStation在中國大陸的各項業務,每一個玩家都明白這條路上會有多么坎坷。憑借其平易近人的人格魅力,他在玩家之中口碑甚高,在他自己的微博下面,在索尼PS4每一次線下活動中,玩家們會一口一個“武人叔”,爭先恐后地與他打著招呼。

2019年6月3日,PlayStation中國宣布,添田武人卸任索尼互動娛樂(上海)總裁,由前SIE臺灣地區總裁江口達雄接任。未來添田武人將轉任SIE上海副董事長。相比五年來已經和玩家打成一片的添田武人,玩家們對江口達雄先生與其曾負責的PS4臺灣地區業務可以說是比較陌生的。在職務剛剛交接的這段時間里,包括我們在內,一定對他們二位有很多好奇,有很多想問的話。

8月30日下午,電玩巴士受索尼互動娛樂(上海)的邀請,有幸能采訪到添田武人先生,和江口達雄先生二位。我們也借此機會,和他們聊了聊PS4國行目前的狀況,江口達雄先生的個人經歷,也對未來國行服務進行了展望。以下為采訪實錄:(采訪視頻會在稍后更新)

電玩巴士專訪索尼SIE上海負責人江口達雄&添田武人

Q:電玩巴士

A:索尼SIE上海副董事長 添田武人 先生(以下簡稱“添田”)

索尼SIE上海總裁 江口達雄 先生(以下簡稱“江口”)


Q:可能有些玩家對江口先生并不是很了解,您能否先給大家做一下簡單的自我介紹呢?

江口:大家好,我是江口達雄。我在1993年進入索尼之后,其實去過很多不同的事業部,比如負責VAIO筆記本電腦,負責FA生產自動化機器等等,看起來很神奇,對不對?大概七年前,我來到SIE,也就是負責PlayStation的業務。

我的上一份工作,是索尼臺灣地區的SIE負責人。今年6月3日開始,我非常興奮能夠來到上海擔任索尼互動娛樂(上海)總裁。

我的個人特色,應該說是樂觀,還有就是臺灣腔很重,希望大家多多關照。

電玩巴士專訪索尼SIE上海負責人江口達雄&添田武人

在來上海之前,江口達雄先生在索尼多個事業部擔任過職位

Q:您從2012年起就開始負責SIE臺灣地區的業務,請問在這段經歷中,您有什么感想,或是印象很深的事情可以分享嗎?

江口:臺灣地區的市場已經有很長的主機游戲歷史,主機游戲的文化也很濃。我在那邊做的最主要的就是兩件事,一是推動游戲的中文化,另一方面就是組織了很多User event,就是和玩家互動的活動。

2015年以后,中文化的游戲越來越多,很多都是以前未曾推出過中文版的(游戲),能夠取得這樣好的局面,是我非常有成就感的一件事。玩家們覺得開心,我自己也會很開心。

另一方面,從組織和玩家互動的活動來講,我們通?;崆胍恍┯蝸分譜魅死?,比如演唱會,嘉年華等等,可以拉近玩家和他們之間的距離,玩家和制作人可以一起在Playstaion上玩游戲。

回顧一下自己在臺灣的六年半時間,雖然聽起來很長,但我覺得自己是和玩家一起度過的,所以非??燉?。


Q:索尼互動娛樂(SIE)名字里的這個“互動”,我認為體現了索尼對電子游戲的一種態度,它與玩家,制作人,廠商等等角色之間應該是有互動的,而不應該有隔閡。請問我這樣理解對嗎?

江口:沒有錯。我的看法是,電影,音樂等等都是很好的娛樂方式,但它們都是單方面的看,或者是聽而已。但電子游戲卻不是,它需要你自己去操作,自己去從畫面,聲音里面去感受。我認為這就是互動娛樂。

另外,索尼公司現在非常重視要把“Creator(制作人)”和“User(用戶)”之間的距離拉近,這又是互動的有一種表現。

最初我們的名字是叫做“索尼電腦娛樂(SCE)”,后來改成現在的“索尼互動娛樂(SIE)”,一開始我也不是很習慣, 但慢慢地明白了其中意義的話,我覺得很不錯,現在也習慣了。

電玩巴士專訪索尼SIE上海負責人江口達雄&添田武人

keep your eyes on PlayStation

添田:對于我們很多東方人來講,在學校學的很多東西都是要背,但是出了學校之后,我們會發現很多事情需要有自己獨立的想法。那么怎樣才能有自己獨立的想法呢?自己想要參與,才能有獨立的想法。我覺得在很多人從小玩游戲互動的過程中,自己找到自己玩游戲方法,找到一個途徑,去探索去思考去參與,才能得到一些東西,培養這種習慣對成長非常有益。

正如剛才江口先生所講,游戲本身在互動之中可以找到真正的樂趣,制作人在進行創作時有他本身的想法,而玩家在與游戲進行互動時,也可能找到另外的一些樂趣,這兩種樂趣相加起來,是1+1=2的。所以,互動是非常有意義的。


Q:說到和玩家互動,二位都曾在線下活動中Cos過游戲里的角色,添田先生Cos過《真三國無雙8》里的諸葛亮,江口先生Cos過《往日不再》里的迪肯。請問,我們以后會繼續看到這樣的表演嗎?

江口:(笑著說)……很丟臉……哈哈哈哈哈,不要吧。

添田:扮演的好的時候,會覺得很興奮,扮演不好的時候,下來就會覺得特別累。如果有好的游戲,有好的機會,只要能跟玩家近距離交流,通過一些演出能和玩家有更好的互動的話,雖然我自己的精力和體力越來越有限,但是力所能及的,我個人還是非常愿意繼續嘗試的。

江口:(看著添田,笑著說)你是認真的嗎?哈哈哈哈,還不錯啦,雖然會覺得很害羞,但如果大家都想看的話,我會努力的。

電玩巴士專訪索尼SIE上海負責人江口達雄&添田武人

添田先生在2018年的《真三國無雙8》媒體體驗會上,Cos了游戲里的諸葛亮。右為《真三國無雙8》制作人鈴木亮浩

電玩巴士專訪索尼SIE上海負責人江口達雄&添田武人

江口先生在2019年臺北電玩展上Cos了《往日不再》的主角迪肯

Q:請問,在您二位眼中,中國玩家和日本玩家有什么不同嗎?

添田:在稍老的一輩人,比如我這個年紀的人來看,這種差異會比較明顯。但是從目前的年輕人來說,隨著網絡的發展,和交流的增加,我感覺共性是要越來越大于異性的?;瘓浠八?,個性的,自我表現的東西會越來越多,在中國是這樣,在日本也是這樣的。因為我在日本和中國兩地長大,生活工作,所以我對這一點會感觸很深。

單從游戲的差異化來講,在日本,RPG游戲會稍多一點,玩RPG的玩家也會更多。在歐美,車槍球這三大類則會有更多的受眾。我個人的觀點,與其說中國玩家和日本玩家之間的差異,不如說東方文化和西方文化有什么不同,反而我覺得中國和日本玩家之間共通的地方會更多。

江口:從我自己的經歷來講,我曾邀請了很多日本的制作人過來做活動,他們以往很多都登上過其他地方的舞臺,比如TGS或者E3,但仍然會覺得非常緊張,因為他們面對的是一些完全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玩家。

在活動中,日本玩家往往都會比較安靜,會按照流程提問,聽講然后鼓掌之類的。但是中國玩家真的非常熱情。在舞臺背后,很多制作人都跟我講會“非常感動”,他們能感受到自己的游戲有這么多人喜歡,有這么多人支持他們,表示自己以后還會愿意來參加這樣的活動。這一點無論在中國還是日本都是如此。


Q:中國玩家給添田武人先生起了一個愛稱“武人叔”,請問江口先生,假如中國玩家稱呼您為“達雄叔”的話,您會不會介意呢?

江口:這個我知道。之前我有跟添田先生一起去巡店,也有去參加Chinajoy,路上碰到許多熱情的粉絲會過來說,武人叔能跟我合影嗎,武人叔能給我簽名嗎,我覺得這非常好。如果玩家們也要給我起一個Nickname(昵稱)的話,好啊,你們來決定吧。


Q:我們知道硬件,平臺服務和游戲內容是組成PlayStation品牌的三大內容。針對大陸市場,目前硬件和平臺服務都已經具備了,在游戲內容,特別是引進海外游戲這件事上,未來有什么目標和計劃可以透露的?

江口:有關產品方面,不管是硬件還是軟件,我們會盡快把最新的產品帶入中國市場,這是我們第一個,也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
關于海外游戲中文化,我覺得現在這一點已經基本完成了。現在日本,歐美的很多游戲公司已經知道,有中文(字幕)是必須的。以前(他們)都不知道,現在已經慢慢開始了解了。我覺得這一點玩家們完全不用擔心。

每一個國家和地區都會有不同的政策和審核,SIE在不同的地方都會遵守這些政策。當然,在海外市場上,PlayStation擁有非常豐富的產品線,這是索尼的優勢體現。未來我們也會努力把更多更好的游戲帶入到中國市場中。同時,我們也會幫助國內優秀的游戲開發者,把他們的作品推向海外,這是同時要做的另一件事。

我在臺灣的時候,做了很多和玩家互動的活動。中國很大,可能的話,我想要繼續加強這部分,不論是與一些制作人見面還是玩家與SIE之間的互動。

添田:跟大家一起經歷過了這么多之后,實際上玩家們對我們的要求也在不斷提高,這在我們每次和玩家們互動的過程中,感觸都很深。在2014年,15年的時候,玩家們問的最多的就是“XXX游戲會不會中文化”,就像江口先生談到的,現在玩家們會覺得游戲有中文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。

那么在這個前提下,用戶的要求在不斷提高,我們要做的當然也必須要提高。這就是我們目前正在討論的,未來我們會把工作重點放在哪一個領域,具體去做什么才能滿足用戶的需求,同時開拓一些新的可能性。其實我們想做的事情非常簡單,或者說最終目標,那就是國外有什么,我們就應該有什么。但是,正如我們每個人理解的一樣,每個市場的規則、前提等等都不一樣,所以我們會盡力把這個差距給縮短,同時還要做一些有中國特色的事情,比如“中國之星計劃”等等,這些東西具體是什么,我也不知道,這是需要探索的。我們歡迎業界的朋友,媒體,玩家,如果有什么好的想法都可以告訴我們,我們可以一起把中國市場做的更有意思,更有特色。畢竟游戲是一個“互動”的娛樂。


Q:您二位對“中國之星計劃”怎么看?有哪款游戲是您最喜歡的?

江口:我很早就有聽說過“中國之星計劃”,我覺得非常好。來到上海之后,我也進一步了解了這個計劃的想法和內容,未來我們一定會繼續推動的。

現在“中國之星計劃”第一期已經有很多游戲取得了不錯的成績,比如《硬核:機甲》7月份在日服PSN上市以后,連續三周取得了下載榜排行第一的成績。這樣一款國人制造的游戲,能有這樣的成績真的很厲害。

接下來,還有第二期的游戲會陸陸續續公布新的消息,然后上市,希望大家多多期待。它們每一款都非常不錯。在Chinajoy期間,我們也邀請了很多國外的發行商來看我們的作品,他們直覺是被嚇一跳,“中國的(主機)游戲已經這么厲害了嗎?”其次很多人會問,“這款游戲會在我們國家上市嗎?”所以,我們非常有信心把“中國之星計劃”的作品推向海外市場。

添田:說實話,“中國之星計劃”剛開始的時候,我們也是抱著探索的目的進行的。從現在來看,有些事情比我們預想的更好,有些事情我們也走了彎路,所以每一次都是探索的過程,這和PlayStation在中國是一樣的。

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非常慶幸發現了一些非常有才華的創作者,我們也看到了很多玩家在支持著我們的項目。這些游戲可能并不是像所有人想象的那樣,比如說是3A游戲,但它卻向我們展示了中國主機游戲未來的發展方向,這一點是我非常欣慰的。我們一定會繼續推進這個計劃,至于它未來是什么樣的,我們也還在摸索中,但我們希望能在未來回顧現在時,把“中國之星計劃”當成一個里程碑。

對我們來說,“中國之星計劃”絕對不是一個結果,而是一個過程,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希望在發現PlayStation在中國有更多的可能性之外,一些游戲制作人在參與計劃的時也能發現自己創作游戲的可能性,而玩家在嘗試這些游戲的同時,也能發現自己身邊有更多的可能性和選擇性。

在過去,我們的主機游戲歷史相比其他市場,還是相對薄弱。想要盡快追趕其他市場,追趕的意思不僅僅是把好的游戲拿進來,還要把自己優秀的作品推出去,前者需要的時間很長,后者可能需要很長時間。為了將來,所以我們現在要通過“中國之星計劃”來帶給大家更多希望和可能性,這也是我們的初衷。我很喜歡一句話叫做: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”,希望我們正在做事,在某一個時間點上可以達到燎原之勢。

電玩巴士專訪索尼SIE上海負責人江口達雄&添田武人

添田武人和索尼中國之星計劃

Q:添田先生,這幾年國行PS4經歷了從無到有的過程,這里面有沒有什么印象最深的事,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?

添田:首先第一件事跟我,還有江口先生都有關,這件事很多玩家可能并不了解。

2014年我來中國之前,我在日本開會,碰到了從臺灣來日本出差的江口先生。當時我們就聊到了要在中國大陸籌備業務這件事,當時江口先生就叮囑我說,這是一片非常廣闊的市場,而且是非常有挑戰性的市場,但是要怎么做誰也不知道,所以接下來可能會發生很多事情。如果未來有什么需要的事情,都可以提出來,我會盡力幫助你。

2014年,我們在很短的時間里辦了兩場展,一個是上海動漫展,另外一個就是Chinajoy。當時PlayStation中國的團隊剛剛組建,只有7個人,僅憑我們這么少人想要連續辦兩次展幾乎是不可能的。而江口先生負責籌備的臺北電玩展在我們整個亞洲體系內,是最成功的,因此我就提出能不能讓江口先生和臺北公司來幫我們辦兩次展,我們也可以學習一下。一周之后,我就得到了江口先生肯定的答復。當然,后來的結果是這兩次電玩展辦的相當成功,玩家們也覺得PlayStation一年之內可以兩次走到我們身邊來,非常好。這是讓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。

還有一些事情也讓我印象很深,比如2014年底,我們玩家一起包餃子。當時我們一共辦了兩場,一次在上海,一次在北京,來的玩家不多,可能每次只有十幾個人,用玩家的話說,他們會覺得在年底和老外(我)一起包餃子這樣有中國傳統特色的事情非常的接地氣。我們原本計劃來年1月會推出我們的產品,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,后來我們推后到了3月,通過這樣的活動,我們希望讓玩家明白,PlayStation在中國一開始就是和玩家站在一起的,不是簡單地拿出一個產品讓你們來買,就跟前面談到的互動一樣,我們共同把PS4帶到中國來。

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遺憾,有好幾款我個人非常喜歡的第一方游戲,比如《神秘海域》等等,因為種種原因沒能發行國行版,但是起碼我們做過了很多嘗試。在嘗試的過程中,我們慢慢學習到了什么樣的東西可以,什么樣的東西不可以,在什么樣的條件下,什么樣的事情可以,什么樣的事情不可以。這對于我們今后的發展,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。雖然從結果上來說,我們沒能達到理想中,把那么多好玩的游戲帶給大家的愿望,但是這四年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不斷學習探索的階段。

今后,我們想以這些經驗為基礎,設想一個未來,把中國市場做的更好。這四年我們走了很多彎路,但我認為是值得的。

江口:添田先生這幾年所做的努力,我其實都在旁邊看著,里面有很多精彩的故事,也有很多辛苦,沒法跟大家講。我很佩服他和他的團隊所做的一切。

從公司的角度,這五年確實非常辛苦,SIE總公司對SIE上海的表現也很滿意,因為一步一步成長,不只是業績,還有玩家的滿意度,其他游戲公司的參與度等等都在成長。我覺得會成功的原因是,雖然開始之前我們都不知道中國市場該怎么做,但是我們內部其實討論很多,我們沒有小看這個市場,如果從一開始就輕視它,我們是沒辦法成功的,所以開始的時候就必須有決心。

現在這個團隊由我來接班,我非常喜歡添田先生之前提出的一個口號叫做“一切為了玩家”,我覺得非常好,我已經感受到了這句話背后的精神。我會在過去積累的經驗之下,加入我的新想法和新角度,希望能跟玩家一起擴大這個平臺和市場。


Q:最后一個問題,可不可以請您二位分別為中國的PlayStation玩家講一些寄語?

江口:把主機游戲市場做大,不只對我們,對所有玩家來說都是好事,如果PS4能夠賣的更好更多,我們也會有能力舉辦更精彩的活動,能邀請更多聲優,明星制作人等等,也可以為大家帶來更多的游戲。現如今中國游戲市場的主流仍然是PC和手游,大家既是玩家,也是我們的伙伴,同仁,希望大家能夠多多支持我們,并且把PS4有多好玩介紹給身邊的人,拜托大家了。

添田:跟江口先生講的一樣,目前主機游戲的圈子還很小,希望我們,玩家,還有直接或者間接能參與到主機游戲行業里的從業者們,都可以成為開拓者,用我們自己的聲音,把自己玩游戲時的感受,一些精彩的內容分享給朋友。一個人玩,是一份快樂,十個人,一百個人享受的話,這個圈子在壯大之后,就會收獲一份非常龐大的快樂。

有這么一種說法,孤掌難鳴,如果索尼是一方的話,大家就是另外一方,當聚在一起的時候,聲音就會更加響亮。所以我們會努力推進這個事業,希望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能夠總是和大家在一起,可以有更多的互動,大家有什么聲音,吐槽也好,表揚也好,建議也好都可以反映給我們,可以通過線上,也可以在線下的方式,有些事情可以馬上就走,有些或許需要點時間。

希望五到十年之后,每個人在說起中國的主機游戲市場變的這么大的時候,都可以拍著胸脯說自己是為此貢獻過力量的。從現在點對點的互動,未來變成面對面的互動,你就會發現主機游戲會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。

電玩巴士專訪索尼SIE上海負責人江口達雄&添田武人


回到頂部
阿里不赚钱 同城游南昌麻将 加油宝是靠什么赚钱 玩问道新区怎么赚钱 健身房和健身工作室哪个比较赚钱 离线赚钱app下载 捕鱼游戏英语怎么说 能够赚钱的游戏 可以赢钱的麻将软件 微信群推荐小说赚钱 国际麻将单机版 安卓 车来了软件靠什么赚钱 广场泡泡秀能赚钱吗 在百度发图片可以赚钱吗 1元打印相片赚钱 1千炮捕鱼棋牌游戏厅